产业融合与创新下养老模式如何发展?

观点地产网

2017-04-20 18:24

  • 目前养老产业已经越来越多的从只关注老年的不同阶段,后面更多的关注医疗和康养和后续关怀方面,更多的向关注心理健康和享乐的老年人方向发展。

    主持人:谢谢各位参与讨论的嘉宾,下面请邱筠尧女士开始主持今天第二场主题讨论会,讨论时间是40分钟。有请邱筠尧女士发起讨论。

    邱筠尧:非常容幸来到这个论坛上,刚刚听到几位地产界的大哥们介绍他们进入养老产业的事情,而我们大爱城也是刚刚进入这个养老,希望在以后的时间里能杀出一条血路出来,也在这里能向各位大哥学习。

    在此我也想给大家介绍一下大爱城,大爱城在香河,离北京大概有60公里,这个项目整个是全产业链4+1的模式,有教育、医疗、学校和养老。我们现在主要服务的对象是高净值的人群,打造成大爱书院养老式,精神养老跟物质养老并齐。

    之前听到周总这边的介绍,我想请您发表一下关于你们在做养老方面对整个服务创新是有哪些?

    周建平:这是做养老地产的核心,服务是核心。所以你要根据你面对的对象,来决定如何去提供服务。

    我们在做服务,因为是一个大的园区,占地1平方公里,在机构、社区、医院等各个方面服务很广,我们是全服务体系。

    我们的服务一种是针对活力老人,是两类,一类是精神文化服务组织体系,第二类是健康管理。因为他还是比较健康,所以关注的是怎么延缓他的衰老。

    医疗体系上,我们项目从德国引进技术和服务理念。项目中还包括商业酒店,所以涉及很广,做起来很不容易。这些都是我们自己做的,而不是外包的,所以这个服务也是打造的过程。

    邱筠尧:谢谢周总。因为我在养老服务做了八年运营管理,在跟很多同行交流时,他们觉得做养老跟做酒店的服务是一样。但是我个人认为,做酒店服务跟人是背对背的,而做养老服务是面对面的。而且酒店是属于静态的,养老是动态的,所有的配套设施放在那里,客人自己动态地享受服务。

    大爱城是让老人参与服务,不是坐在那里等工作人员去服务他,是让他动起来。在整个服务过程中,我们跟老人产生了感情,因为人与人之间长久下去是有感情有共鸣的,这样才能粘住他,让他住在我们那里,直到一站式服务的终级。

    这样的想法不知道跟在座的几位有没有共鸣?现在请一下许总来帮我们分享一下你们的养老项目不老山庄项目。

    许志伟:在座的各位都是已经在从事养老行业的同仁,以及关注养老行业的伙伴们,大家好。非常容幸今天有这么一个机会在这个平台跟大家共同交流和探讨。首先我做一下自我介绍,我是来自于万谦养老服务管理公司,我们养老服务行业已经有16年时间,服务过的长者应该有7万多名,已经运营的旗下品牌一个是机构养老,刚刚主持人讲到的不老山庄,一个是不老生活。

    不老生活是“互联网+”的运营模式,针对的是老年人活力阶段,以及康复照料阶段,包括高龄护理阶段的生命周期的养老服务内容,在北京已经成功运营三家不老生活服务馆,给周边三到五公里类的老年人提供社区、居家、养老方面的服务,目前经过一段时间的打造整个产品基本上已经形成标准以及实现可复制化的模式,现在已经投资,整个估值三个亿。

    不老生活来源于不老山庄,不老山庄可能有些同伴听说过,它是坐落于北京的延庆,北京郊区,离北京市中心70公里,有一百多亩,一千来张床位,基本在第一年时就实现了床位全部入住完。不老山庄比较大的特色是早在2009年之前我们提出养老创新理念,这个理念应该算是养老服务理念比较早提出来的,健康养老。

    很多论坛都在讲护理、照料。但是我发现今天这个论坛从张总一开始的演讲包括后面的交流,主题都围绕着健康养老,而且看到地产界大咖和保险界大咖,在养老领域里面直接关注健康和重视养老板块。

    当时我们觉得老年人他要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这个地方好不好,你自己愿不愿意去,你愿不愿意把你父母送过去,除了满足他们精神需求以外,还要更多他们有尊严的养老。有尊严的养老必须是健康的身体和生活自理。

    我们有三大板块,包括服务管家、健康管家、生活管家,通过日常的照料服务以及身体服务和服务需求,我们希望每个老年人在这里得到的是一种幸福,得到的是越来年轻、越来越健康的状态。像很多老年人在我们那里住了一段时间以后抓住我的手说你这地方不要叫做养老院,我说为什么?他说我不是在这里养老,而是不老。所以我们后来改名叫不老山庄。

    邱筠尧:不老是人类一直追求的目标,历来皇帝们一辈子像这个事情,这个名字取的非常好,大家说是不是。今天我们这个会议和论坛真的非常好,都是在说“健康”。

    其实我们现在目前的老人都是未富先老,未老先衰。之前大健康都挺忽略护理,我们大爱城这方面思索家庭健康,缓和医疗,前期健康管理,我们甚至聘请了专业的专家团队,全球的,包括全中国都是进入在我们的项目中,包括远程医疗,因为我们的项目在香河占地一万多亩,现在第一期别墅联排都已经售了。

    养老服务运营中,医院大概是2019年二级医院400多张床位,以康复为主,也是开始在建设中。还有我们的农场,以及一系列的配套,甚至我们今年会打通空中紧急救援,让他们住在里面最终是安全。

    因为现在整个中国的心脑血管病大概也是超过了2亿,所以这是非常突发的,因为主要是工作压力大,还有其他的生活亚健康,也是关于健康的问题,所以关于这块对于我们大爱城是非常重视,希望住在里面的不管是业主还是过来的老人也好,希望在我们那里可以享受到全产业链的服务和福利,包括医疗。

    下面我就想请李总,他们是属于设计行业,像请您谈一下在养老设计这一块的想法了思路。谢谢!

    卞文雁:我先做一个自我介绍,我代表思凯来文旅创新集团,我们这个平台此前传统业务像刚才主持人介绍的,我们从策划、规划到健康设计的传统业务为主导的健康机构,我们背景是从美国在业内非常资深的在文旅度假目的地和综合文化娱乐项目做的创新机构和度假运营机构的专家们在中国成立的精品事务所。

    随着中国这些年的发展和对行业深入的深耕,我们公司从去年开始向全面的业务链上转型和发展。目前我们公司更针对前面刚才说的从策划定位、规划的传统业务,进一步发展到产业植入、优秀的资源整合,对很多在我们前期从智力推动项目当中给予更好的运营支持和服务。

    但是金融合作方面也是一个主要的方面,目前在这方面我们也有非常多好的合作伙伴,大家共同在寻找好的线路,找好的团队,好的突破点,解决这个行业发展上的一些痛点。所以目前我们发展成为这样一个叫文旅创新集团。

    大家会奇怪,我们这样一个聚焦在文旅方面的公司为什么会来参加这样一个养老地产方面的论坛,我觉得两个行业非常相似的一点就是养老行业,可能目前养老产业已经越来越多的从只关注老年的不同阶段,后面更多的关注医疗和康养和后续关怀方面,更多的向关注心理健康和享乐的老年人方向发展。

    因为我们感觉几位董事都是50、60多岁的老年人了,但是你感受到他们的心理状态、活跃的理念和工作状态,其实丝毫不亚于年轻人。在西方其实是属于越老越爱动的模式,我觉得不太分西方和东方,实际现在在中国越来越多的看到50后、60后逐渐也是进入到中老年阶段的人们。

    他们有非常广阔的国际化的视野,对生活国际化的需求,同时他们在心理和生理各方面的健康状态上已经大大不同于父辈的这些老年人,随着整个科技和社会的发展,其实人的年龄是整体向后推延,整体的生活方式在做彻底的变化,养老生活方式也是在做彻底的改变。

    所以在西方他们会认为退休的时候就是度假的开始,是真正快乐生活的到来。所以其实我们是本着从这样的观点,把我们的养老、健康和我们的文化度假的产业非常好的结合在一起,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深入研究和探讨的主题。我先介绍到这里。

    邱筠尧:谢谢李总。现在大家都在想,因为我们在做的地产转型到养老,我感觉都是在服务比较高知的人群,还有高净值人群,他们往往是注重精神层面的服务。我想问一下周总,因为您做的乌镇是非常政府关注对象,非常值得我们学习,你们是什么样的突破创新?

    周建平:这块确实很重要,也是我们说对活力老年人最重要的理念。因为之前我们去国外考察时,其实国外的老年人像刚刚卞总说的,进入老年人是新生活的开始,你感觉他人闲下来,老年人最不能闲下来,闲下来会老的更快。但是以前一直在工作,精神状态一直在家庭和工作的压力。所以我们按照放老人大学的概念。

    中国老人大学大家都知道是国家办的,也是教课。但是在国外都是俱乐部形式,特别是美国,一个太阳城有上百个俱乐部,而我们中国老人,或者上一辈还是相对保守,没有那么开放。

    这跟我们前沿组织的专业老师来教他们,组织他们互相认识,这个过程需要,所以我们研发了我刚刚说的11大类77小类课程,只要你想参与的我都会给你提供服务。

    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形成园区几十个俱乐部,形成从组织到自发很有活力的状态,所以那里的老年人生活的很有朝气,比如说我们经常去参观的,请问老人家你多大了,他说我18。其实他可能78或者80岁了。所以这是刚刚主持人问的这是我们对活力老人最核心的。

    邱筠尧:我跟周总有共鸣。住在我们大爱城的老年人他跟我说,我现在回到了大学时代,我的老板中风了,我完全可以交给你们,我们住在养老中心这里,想学习什么学习什么,我们有红酒品尝,珠宝鉴赏。

    此外,还有专门的健身老师为她量身定做一系列的方案,也不用洗衣服,比我在大学的时候更幸福、更快乐更无忧无虑,我觉得非常开心,我觉得我们的服务是令他感觉到他想要的需求。

    现在我想问一下不老山庄,因为我去过你们那里,我看到很多运动的东西在那里,是不是觉得大健康跟运动不可分开,而且高知人群和高净值人群对运动健康比较关注,每天打开微信说每天走了多少步。许总你们当时的想法怎么产生的?

    许志伟:一句话说的好,生命在于运动,所有老年他也非常认可和认同,但是我们给拔高一个高度,运动也要科学运动、适当运动、针对性的运动。

    所以这几年我们运营起来,对运动板块还是非常重视,首先我们跟目前可以说在国内老年运动领域最专业的一位专家老师,他帮我们老年人做个性化运动方面的内容,由他来和我们共同参与打造。我们也在共同开发一个智能腕表,除了常规智能腕表功能以外,还增加了很多特色的功能,这个腕表大概两三个月左右后会上市,到时候会发布。

    老年人能歌善舞的很多,我们会给他提供很多平台。但是老年人也追求运动,他希望在运动过程中身心方面有所改善,特别是运动如果能融入到日常生活里面,他可能会更加喜欢,所以我们也会极力打造很多适合老年人的内容。

    举个例子,在不老山庄里面马路牙子边上,平时就是正常的马路牙,有一个斜坡,我为了老年人散步走到那里休息的时候站到斜坡上面他可以把背后的筋拉一拉会觉得更舒服。

    说到运动板块,我相信大家都很熟悉高尔夫,会认为是贵族运动,很多老年人不会,所以我们聘请了台湾的高级教练,来教我们的老年人打高尔夫,接下来我们想发起一个活动,在全国范围内我们举办一个老年室内高尔夫大赛,我希望邀请大家共同来参与,因为老年人老的绝对不是被社会淘汰,更多的是活出他们精彩的第二人生。退休之前是第一人生,退休之后是第二人生,因为第二人生更精采,因为它也是财富积累期。

    邱筠尧:谢谢。我们进入养老行业时,有一种进去就老了的感觉。但是经过沉淀,我在不断的跟老年人接触,很多老年人心声给到我们说其实我还是很健康的,我不需要涉老化设计,所以我想问一下卞动,你们在设计怎么样适当的设计适老化设计环节?

    卞文雁:关于硬件设计上,对中国养老行业,从目前探索阶段到现在规划设计行业,越来越规范,越来越深入的提高到了国际化的水准,这方面硬件上已经不太是问题。此前像我,基本上在实现无障碍设计这一点是强制性要做到的。

    现在对于老年项目,指导性的各种文件已经很全了,我记得在2006年和劳动部在出国考察美国老年城在国际上很有代表性的项目,他们关注这么多的设施,很多在国内都不支持,没有见过这样的产品。

    但是现在所有这些都不是问题了。所以现在我觉得全球化的资源共享,在中国这边应该说是最佳的受益者,或者说最好的发展时机吧。这可能是我们反倒是可以后来居上。

    空间方面都不是最主要的问题,其实还是人才方面的问题。这方面和我们刚刚说的最终打造一个快乐的、享受的老年生活怎么结合。

    刚刚说到乌镇,正好借乌镇说一下,像乌镇多少年前没有去开发之前,那个时候乌镇很多年轻人都走过来了,那个时候也是很多老年人,但是那个镇也是活着的镇,非常有生活气息,那些老年人不管是坐在那儿看着游客,还是做一些自己简单的家务,他融入真正的生活没有被抛弃,你作为游客你去度假的时候你也认为进入了真正的生活,你也认为对当地生活的体验。这一点我觉得在文旅项目上和养老项目的结合上我们认为是很好的发展的空间。

    从现在非常火的特色小镇的角度来讲,很多产业的融合实际上对整个区域的和谐发展和它的带动作用非常有价值,所以这一点是我们目前做一个像创意投资机构,我们很希望在这些环节上面,在各种项目或者各个阶段都能够有创新思考,再引入一些创新的模式。

    同时我们希望能够结识更多的优秀品牌和运营团队,以及资本,能够在这方面共同合作、共同推动,解决我们所有硬件的问题基础上,能够实现更加高品质的产业共融,迎来真正的产业发展的蓝海。

    邱筠尧:我跟大家分享一下养老项目中的精神慰藉,据我们调查,我们所服务的人群,他们在宗教信仰上面将近60%,佛教是占大部分,还有大部分基督教。像这些对宗教有信仰的老人,不老山庄,许总这边你们有没有这样一个环境给到他们?

    许志伟:精神慰藉我觉得范围应该是很广泛的,宗教信仰是其中一方面,不老山庄有自己的佛堂,基本上没有作为为客户服务的一项内容,因为总觉得在国内的环境目前并不是那么太适合在养老机构里面去突出宗教,但是我觉得像社会上一种养老院我还是很欣赏,保证北京在做的佛教式的养老院,我觉得他们会非常舒心。

    另外,江苏镇江有一个佛教寺庙,那个寺庙的主持也发了一个心,说要在寺庙里面建佛教养老院,当然他这样一个发心,我跟他表态,我说我们养老院愿意提供运营管理上的支持。

    在心理精神层面,我们总觉得反而特别愿意做一件事令老年人心理更舒畅。我们更多的是营造更好的氛围,老年人他们有心理上的需求,但是需求又不是特别高,有时候我们营造互相尊重的氛围,互相微笑的氛围,互相问候的氛围,他们就已经非常快乐和开心。

    所以到不老山庄里会发现在不老山庄里,我们会对客户和合作伙伴问候方式比较特别,一般都叫你好,我们的问候都叫做快乐健康,很多老年人他们得到这种信息以后觉得非常高兴,甚至有些老年人还我们回一句叫万寿无疆。

    不老山庄我们打造的是让更多老年人他对他个人才华的展示,因为老年人退休以后是一种失落的心理。目前国际医学生物工程研究院的院士杨子兵夫妇都在我们山庄养老,这个养老院卧虎藏龙,他们有非常多的特长,我们能够让他特长得以展示他们还是非常开心。

    有一位老年人他家里都有奇珍异宝,他到山庄觉得心情特别舒畅,他直接去到家里把自己珍藏了一辈子的珠宝,把把珠宝全部捐献给不老山庄,我愿意拿出来跟更多的老年人共同分享这种喜悦和快乐。

    还有我们山庄有个80、90组合,不是工作人员80后、90后组成的,而是老年人组合,因为他们的平均年龄80岁到90岁,年龄最大的108岁的老奶奶,自己能吃饭,自己能走动。我们在2012年出版的一本书,所有老年人和不老山庄的一本情书,有一段是108岁老奶奶她自己亲自写的。

    她觉得大家对我都非常尊重和肯定,坐在下面90多岁、80多岁、70多岁的让他们觉得人生非常美好,我在未来到100多岁40多年的时间我能不能像这位大姐如此快乐,所以山庄给很多人创造是激情的人生,乐观的人生,而不是人活七十古来夕,像不老山庄人活七十刚开始。

    邱筠尧:说的非常好。不老山庄,你只要看到老年人是喜悦的,护理员脸上的笑容是温和的,整个运营管理服务跟老年人的互动是非常好的,这是我们做运营做养老深深体会到的,老年人他幸福他高兴你再累都是值得的。

    下面让周总也帮我们分享一下您这边的服务和老人的一些喜悦和健康。

    周建平:我们经常组织老人出去旅游。60岁的不愿意跟70岁的出去,70岁的不愿意跟80岁的出去,因为他觉得越往后,他要显得自己更年轻,因为他有这种心态。其实老年人很在意我们说的意识形态,所以我们叫“建修堂”,不是文化、道、基督,他一种修养,我们进行打坐、诵经、交流、忏悔,所有人一起诵诵经,互相忏悔。

    其实我们那里很多老人去了以后,他之前想这儿也不舒服,那也不舒服,这是很不好。所以这个我们也有很多实践。时间有限,我就不多说了。

    现场提问:各位老师好,我想问一下雅达的周总,关于乌镇雅园,因为开发总体我不知道是你们还是绿城,你们雅达国际医院主体,你们和绿城之间是什么合作模式?

    周建平:这也是很多人关心想了解的,因为我们这个企业自己的文化是先做事,所以我们出现媒体很少,基本上不怎么宣传。整个乌镇刚刚说了,它是养老地产的一部分,我们占地一平方公里。医院、酒店、商业配套都在这里面。我们在乌镇是跟绿城商业地产是合作关系,但是说整个养老园区其他的板块绿城是不参与的。

    邱筠尧:非常感谢有机会跟大家一起来讨论分享关于养老的细节,今天我们这次讨论就到此结束了,谢谢大家!

    主持人:再次感谢四位嘉宾的精采分享。随着论坛的结束我们今天下午的大会就结束了。

    最后,为大家预告一下,我们明天上午将会走进远洋养老,进行企业座谈,并参观远洋椿萱茂项目,再一次感谢各位的陪伴,谢谢大家,我们明天再见!

    审校:刘满桃

    致信编辑 打印


  •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养老地产

    城市观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