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幸福自北向南 平安再购5.69%股权

观点地产网

2019-01-31 23:43

  • 这家从河北起家,一度依赖环京业务发展的北方房企,正越来越向南方的资本和市场靠近。

    观点地产网 继半年前以137.7亿元的对价大手笔买入华夏幸福19.70%股份后,平安再次将触手伸向这家仍处于寒冬中的房企。

    1月31日晚间,华夏幸福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华夏控股以每股24.597元的价格转让其持有的170,886,000股公司股份予平安资管,占公司总股本的5.69%,股份转让价款共计约42亿元。

    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不久前中国银保监会才刚刚发文鼓励保险资金增持上市公司股票,如今作为内地险资巨头的平安便即时以行动回应。

    而这也将成为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创业史上跌宕起伏的一个阶段的又一注脚。

    目前尚无法明确,王文学最新转让华夏幸福5.69%股份是否与资金链紧张有关。但按照过往与平安签署的协议,华夏控股及王文学今后若要对华夏幸福进行减持,需要经过平安资管的书面同意。

    这也可以理解为,平安资管实际上拥有优先接盘华夏幸福股份的权利。

    本次交易完成后,平安系通过平安资管和平安人寿,总计持有华夏幸福25.25%股份。而华夏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鼎基资本的总持股比例则由平安入股前的62.37%,进一步缩减为36.29%,仍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仍为王文学。

    反观平安系,与去年7月首次入股时23.655元/股的交易价格相比,此次交易单价有所上涨,距离华夏幸福1月31日的收盘价27.29元,则约有10%的折价。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粗略统计,无论是首次入场,还是本次股份转让,平安系对华夏幸福的投资都已是浮盈状态,账面净赚至少26亿元。

    尽管中国平安强调,对华夏幸福的投资,是偏长期的财务性投资,具有战略协同效应。但从过去半年华夏幸福在人事和业务上的调整来看,平安都不只是个纯粹的财务投资者。

    首先,企业所有的改变都是从人事变动开始。

    9月18日,平安按照收购约定向华夏幸福董事会提名两位高管王威及孟森,同时华夏幸福亦宣布修定公司章程,其中涉及在董事会新设副董事长席位的决定。

    按照新章程,当董事长不能履行职务或不履行职务时,由副董事长主持。

    随后,有市场传言马明哲有意邀华润置地执行董事吴向东前往华夏幸福担任总裁一职,一同履新的还有CFO俞建以及其他人员。

    12月4日,华夏幸福证实了上述传言的一半,当天的公告宣布该公司董事会同意聘任俞建为公司分管财务及融资等业务的联席总裁。

    只是,关于吴向东的去留则沸沸扬扬了几个月至今仍无任何一方的官宣,不过坊间对其加入华夏幸福大多已是心照不宣,其职位正是华夏幸福的副董事长。

    除人事变动外,华夏幸福在业务上也进行了颇大的调整。

    去年9月底,华夏幸福与中国平安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未来将在综合金融服务、产业新城、新兴实业协同发展等领域加强战略合作,比如长租公寓、康养服务、汽车服务产业集群、智慧城市等业务。

    王文学也曾在华夏幸福内部大会上透露:“平安资管委派的入驻新任领导将负责开辟新业务,主要是康养、长租公寓、以及商业不动产领域。”

    为此,在组织架构上,继8月下旬撤销天津事业部、重庆事业部后,有媒体报道华夏幸福将确立南北双总部的运营模式,即原有业务及其管理团队总部仍在北京,“新高管团队”管理的业务总部设于深圳,这里也是平安的大本营所在。

    众所周知的是,作为“环京大地主”,过去十多年间,华夏幸福几乎70%的项目和土地都位于环京地带。虽然过去几年,华夏幸福也逐渐在长三角城市群、中原城市群、粤港澳大湾区等经济圈布局,但去年初环京楼市的迅速冷却,正是华夏幸福遭遇资金链困难的重要因素之一。

    如今,两次转让股份予平安后,这家从河北起家,一度依赖环京业务发展的北方房企,正迫切跳出其多年的根据地,越来越向南方的资本和市场靠近。

    值得注意的是,在股份转让协议中,华夏幸福还与平安签订了对赌承诺,2018、2019、2020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须分别不低于114.15亿元、144.88亿元、180亿元。若利润补偿期间,任一年度的实际净利润小于预测利润的95%,则华夏控股承诺进行现金补偿。

    2018年前三季度,华夏幸福完成营业收入451.41亿,同比增长46.14%;实现归属母公司净利润78.78亿,同比增长26.49%,但与其承诺的净利润似乎还有一定距离。

    撰文:黎倩

    审校:钟凯

    致信编辑 打印


  •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资本

    华夏幸福

    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