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局 | 棕榈股份“求生记”

观点地产网

2019-02-14 00:35

  • 这部分股权原计划系由栖霞建设接收,棕榈股份改变主意的原因未知,这或许更多是基于对自身转型的需求。

    观点地产网 在园林上市企业中,棕榈股份忽然成为了资本市场的焦点之一。

    先是放弃与栖霞建设的交易,然后引入河南省豫资保障房管理运营有限公司成为战略投资者,一系列操作让投资者感觉有些眼花缭乱。

    棕榈股份几位高管及股东吴桂昌、林从孝、吴汉昌、吴建昌、浙江一桐辉瑞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及国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员工持股计划的受托人),将所持有的1.95亿股股份转让给豫资保障房。

    完成之后,豫资保障房将持有棕榈股份13.1%股权,有望成为第一大股东。

    本来,这部分股权原计划系由栖霞建设接收,棕榈股份改变主意的原因未知,这或许更多是基于对自身转型的需求。

    资料显示,豫资保障房是由河南省财政厅控制的国资企业,由河南省财政厅旗下豫资控股拥有100%权益。而豫资控股则是河南省省属功能类企业,业务定位文旅行业,这与棕榈股份目前的转型方向相合。

    棕榈股份阵痛

    棕榈股份于2014年开始转型“生态城镇”生意,表示要“致力于成为全球领先的生态城镇运营商”。

    在此之前,该公司是一家以园林施工、生态环境治理、建筑设计为主业的企业,2010年在深交所上市,股价最高曾到达19.12元高点,目前的价格在4元左右。

    为了配合“生态城镇”植入内容IP,棕榈股份广泛进入了包括教育、虚拟现实、体育等行业范畴。

    其中,2014年9月,棕榈股份以自有资金出资5000万元,成立棕榈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意图打造现代化的园林教育培训产业化平台,为园林院校、企业提供学习门户及课程服务。不久,还以1.7亿元对价认购新三板挂牌企业嘉达早教股票,切入亲子教育领域。

    2016年2月,棕榈股份与深圳和君正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盐城满天星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签署协议,设立了一个VR产业投资基金,并对VR领域的公司进行了投资,包括乐客VR、乐客奥义等。

    时年11月,棕榈股份为旗下控股的海南呀诺达国家5A文化旅游区引入乐客奥义,试图打造VR虚拟现实主题乐园。

    除此之外,棕榈股份于2016年8月参与收购了英超球队西布朗(已降级)的控股母公司West Bromwich Albion Holdings Limited,并宣布拟在中国国内建设5-6个以足球为主题的体育小镇,引入英超青训产业,具体布局地点为北京、贵州、广州、湖州、梅州等地。

    按照棕榈股份的说法,“生态城镇”业务,模式大致可以分为生态城镇业务承接、建设配套、产业导入、运营管理四个阶段,因此在生态城镇咨询、策划、规划设计与立项建设,及项目建设完成后的相关投资运营方面都能产生收益。

    同时,该业务拥有特色小镇、休闲度假区、田园综合体、文旅综合体、休闲旅游景区与城市提升综合体六个产品线。

    转型4年,截至2018年6月,棕榈股份在全国布局有生态城镇项目13个,其中,进入运营期的有5个,分别是长沙浔龙河生态艺术小镇、贵州云漫湖国际休闲旅游度假区、时光贵州休闲旅游主题商业街区、乡愁贵州主题休闲旅游度假区以及梅州雁鸣湖旅游度假区。

    在政策支持下,2017年国内刮起“小镇热”。棕榈股份凭借生态城镇业务(当年营收6.74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12.84%,利润2.11亿元)一举扭亏为盈,结束两年的跌势,实现营业收入52.53亿元,同比增长34.49%。

    但单凭生态城镇业务的兴旺,还不足以弥补棕榈股份面临的转型阵痛。可以看到,占棕榈股份收入大头仍是传统的生态环境业务。

    出于园林行业的特殊性,作为房地产行业下游企业,棕榈股份不免受到行业不景气的牵连。

    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棕榈股份实现营业收入37.13亿元,同比小幅增长4.75%;净利润录得1492.49万元,同比下降91.71%。据此,棕榈股份预计2018年全年净利润将同比下降60%至90%。

    一同受到影响的还有生态城镇业务,2018年中期报告显示,棕榈股份半年生态城镇业务收入1.53亿元,与上年同期的数据相比呈现下降。

    但棕榈股份的转型信心似乎并未受到太大影响,最近的2月份,宣布要投建海南海垦棕榈万泉河特色小镇项目,该项目总规划用地面积约7482亩,分三期建设,总投资约66亿元。

    园林行业低潮

    2013年开始,国内园林行业开始陷入发展困境,市场竞争加剧、毛利率下滑、盈利减少。不少公司陷入被迫一边竞争一边转型的困境。

    摆在它们面前的是两条路:PPP(业务模式转变)和新型城镇化(业务方向转变),棕榈股份和东方园林等企业,采取的策略是两手抓。

    其中PPP是重点,近年来越来越多地方政府选择和民营资本共同参与城市开发和建设。据了解,在这个过程中,大量的市政绿化工程被打包成PPP项目。

    行业龙头东方园林曾透露,2015年,踏进环保产业的东方园林累计中标PPP项目约330亿元,2016年中标金额约380亿元,两年所签合同数量是过去五年的两倍。

    2017年,东方园林共中标PPP项目88个,累计投资额1434.5亿元。截至2018年半年,东方园林共计中标36个PPP项目,中标金额约为339.48亿元。

    棕榈股份方面,根据2017年报,该公司在年内累计签约或中标的重大PPP合同金额约240多亿元。

    但分析认为,参与进PPP模式的环境治理、市政绿化等项目,普遍没有后续经营部分,实质上走的还是“借贷搞城市建设”的老路。因此,2017年11月,PPP政策进行了相应的调整,确定“仅涉及工程建设,无运营内容的不宜采用PPP模式”。

    随后,各地开始叫停一些不合规的PPP项目,相关参与项目的企业融资受到影响。另外,由于PPP模式前期需要企业进行大量垫资,适逢2018年“资管新规”出台和“银根收紧”的大趋势,PPP融资进度明显受政策影响放缓,各大园林企业的日子都不是很好过。

    2019年年初,东方园林一笔到期日期为2019年2月12日,发行规模5亿元,票面利率6%的债券发生技术性违约。

    虽然只是虚惊一场,但背后由于PPP业务模式堆积的债务问题依然显露。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三季度,东方园林的负债总额达到282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70%。

    其中,短期借款33.25亿元、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122.08亿元、长期借款6.92亿元、应付债券22.38亿元,借款的绝大部分都被垫资进了PPP项目。

    况且钱也不是那么好借了,去年5月,东方园林一笔原计划发行10亿元的公司债券,实际只发行了5000万元。如此大的规模缩减,一时沦为市场“笑谈”。

    棕榈股份方面,截至去年年中,资产负债率也达到了65.96%,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录得-3.97亿元。

    棕榈股份总经理林从孝在解释2018年上半年公司业绩不如预期时也曾表示:“这主要是受到传统工程施工业务中PPP项目的影响,由于上半年融资放缓,影响到项目开展。”

    但他亦称:“PPP业务目前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约3成左右,所以对公司整体业务影响不大。”因为在棕榈股份看来,PPP只是传统业务的重要补充,公司未来战略重心是目前仍在起步阶段的生态城镇。

    解局 | 从局外到局内,观察和解读行业、企业与市场的真实一面。

    撰文:刘子栋

    审校:徐耀辉

    致信编辑 打印


  •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