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说 | 出走万科之后 周彤、毛大庆们的创业小宇宙

观点地产网

2019-04-14 21:46

  • 那些顶着“万科”光环的出走者,怀揣着梦想选择创业之后,心中都会有一个小宇宙,装载了酸甜苦辣,喜悦与忧愁,成功与黯然。

    壹 

    创业七年,罗霆觉得每天最实在的是,中午到鸿运餐厅吃一顿湖南菜,必点的是农家小炒肉、大盆花菜和千张煲。

    2003年从湖南大学建筑系毕业,罗霆就加入了万科,历任深圳万科营销管理中心总经理、深圳万科营销总监以及龙岗事业部总经理等职位。

    2012年,他从大梅沙那间能看到海的办公室搬离,与原万科执行副总裁杜晶、深万副总经理陶翀富、惠州万科总经理王晓东、等老友记组建同创房地产。杜晶任新公司的董事长,陶翀富为董事总经理,罗霆和王晓东则是董事副总经理。

    七年间,同创从只有十几个人的小公司发展壮大至拥有七百多名员工的集团,办公室也越搬越大,当年在龙华区老旧的彩悦大厦里,俯瞰下去看到的是同样老旧的农民房,如今站在福田中心区的新洲同创汇,触目所及都是现代化建筑。

    业务上,从基础的地产出发,同创构建了资产、地产、基金管理和物业服务四大板块。官网显示,目前同创已经在广州、深圳及香港三个城市开发七个地产项目,以及15个资产项目。

    今年3月份的春茗上,罗霆还向一众媒体宣告了同创的“四百目标”:2022年实现年销售及租金收入额超100亿元、经营项目数量超100个、实现持有资产规模超过100亿,IPO市值达100亿。

    “七年过去了,时过境迁,日子好了很多,”一个月后的创业七周年纪念日上,罗霆在朋友圈上这样写道。但他也还是会怀念创业初期迷茫又有点苦涩的日子:

    “每天在发着霉的办公室,谈着不靠谱的项目,憧憬着不敢想的未来,最怕的事是跟老朋友见面。”

    在七周年的聚会上,罗霆大醉一场,恍惚中又想起了那些年的风风雨雨。这几年间,常吃的鸿运餐厅还在,老板换了又换,味道也越来越差,但唯一没变的,是创业的味道。

    2012年,罗霆、陶翀富从大梅沙搬进彩悦大厦时,周彤还是深圳万科总经理。这一年,深万以近90亿元的销售额,蝉联深圳房地产销售冠军。

    对于一众下属选择个人创业,周彤除了表态不会影响公司正常运营外,还对他们的选择给予了最大的祝愿:“祝他们未来的事业蒸蒸日上,创造人生的更大辉煌。”

    有趣的是,四年后,已经升任万科副总裁兼深万总经理的周彤,也选择了离开,理由同样是个人创业。不仅如此,他还带上了包括两位深万副总经理刘波、张酹在内的一个大团队。

    创业伊始,一切都挺顺利。周彤很快为团队找来了信达做战略投资者,新公司信城不动产也在不久后开了起来,刘波担任法人,信达间接全资子公司持股37%,为单一大股东。

    沿袭战略股东不良资产处理的主营业务,信城不动产做的也是不良资产处理,区别只在于,信达针对的是偏金融性不良资产,信城不动产则是实体性资产,“我们不会在公开市场拿地,也不会通过与政府签订协议拿地。”

    成立后,信城不动产首个项目落定在上海,是一个经营不善的老旧商业广场,随后又拿下了深圳海洋石油大厦改造运营权,截至2018年底,已获取项目累计达13个,总投资金额逾200亿元。

    不过,离开万科的大平台之后,信城不动产在项目拓展上也变得更加小心翼翼,“万科团队大,容错空间也大,在新的平台上,每一单生意都不能出现差错,每一个项目都需要对投资者负责。”刘波在接受观点地产新媒体采访时坦承。

    但老东家万科留下的烙印依然很深,刘波指出,信城不动产在企业文化、治理以及组织框架上,几乎都延续了深万原来的工作方式。

    而在企业形象塑造过程中,在这两年里,这家初创企业最爱打的广告语依然是:“核心团队成员主要来自万科”——这似乎是对自我实力最好的阐释与印证。

    叁 

    背靠信达,周彤和刘波们的日子过得似乎还挺舒坦,但创业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有些人外表看似风光,内心却已经受了一波又一波的煎熬。

    上个月,毛大庆作为中国创客导师,在一场峰会上发表了演讲。他穿着黑色衬衣,蓝色牛仔裤以及白色的运动鞋,戴着大框眼镜,额前的几撮头发已然有些发白。

    严格来讲,毛大庆只能算是万科的过客,这位曾在凯德工作15年的职业经理人在2009年加盟万科,就任万科副总裁兼北京万科总经理。据说,这是郁亮花了两年时间,跟毛大庆吃了20多顿饭才得到的结果。

    毛大庆也不负所托,在任北万总经理的六年,北京万科的营业额从43亿跳跃到200多亿,进入了京城房企第一阵营。

    不过很快,这位顶着光环,自认任性的职业经理人在2015年辞去年薪千万的工作,成立共享办公平台优客工场,一头扎进共享经济的风口中。

    这是他的第一次自主创业。

    四年间,毛大庆带领优客工场一路高歌,完成了多轮融资,合并无界空间,并购Wedo联合创业社,收购洪泰创新空间,将Workingdom纳入旗下,成为共享办公领域当之无愧的“独角兽”。

    就在去年,他还动了要将优客工场推向资本市场,实现IPO的想法。

    除了与另一个共享办公平台产生过商标上的纠纷外,从表面来看,这样的创业路途可谓顺风顺水。

    不过,在上个月的峰会上,对着台下数百名创业,这位知名创业者却说,四年来最大的感悟正是“焦虑”:“这几年,伴随我最大的东西可能就是焦虑:知识焦虑、时间焦虑、公司生存的焦虑、管理焦虑、人事焦虑。”

    为了对抗焦虑,毛大庆选择了跑马拉松。迄今为止,他跑完了98个马拉松,没有一场退过赛,没有一次受过伤。

    有些人还奔跑在创业的路途上,但有些人可能已经黯然离场。

    去年末,郭钧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公安机构逮捕,他倒在了自己创办的汉镒资产。

    郭钧是《万科周刊》第一任主编,头上曾顶着“明日之子”“中国房地产第一CEO”等光鲜标签。2000年,郭钧从万科出走,跳槽华远,七年后与发妻吴东楣一起创业,成立汉镒资产。

    这一份雄心勃勃,也成为他事业落幕的开始。

    曾经与郭钧一同被看成“明日之子”的徐洪舸、肖楠,如今似乎也被淹没在创业大潮中,在被保利整合之后,两位万科旧将的新身份以及去留问题外界依然无从得知。

    事实上,无论是杜晶、罗霆,周彤、刘波,毛大庆,还是郭钧、徐洪舸、肖楠,都曾是王石引以为傲的团队干将。这些职业经理人的共同拼搏成就了万科行业龙头的地位。

    与此同时,万科赋予了这些职业经理人靓丽的职业荣光,但也成为后来众多出走创业者们难以翻越的一座山峰。

    世说 | 钩沉里的商业笔记:你能看到多远的过去,就能看到多远的未来。

    撰文:曾剑萍    

    审校:杨晓敏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