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幸福达摩克利斯之剑 拟发50亿公司债与将至的平安之约

观点地产网

2020-02-23 23:09

  • 2020年对华夏幸福而言是关键的一年,这一年,是企业大规模还债的一年,也是华夏平安三年之约即将到期的一年。

    观点地产网 “华夏又缺钱了?”

    2月21日,华夏幸福公告披露,该公司拟面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公司债券,债券规模不超过人民币50亿元(含50亿元)。

    消息一出,投资者纷纷袒露对这家“非典型”房地产企业的担忧。忧心的重点多在于华夏幸福的资金状况,毕竟这家企业经历了2018年的水逆,虽然随着平安的加盟得以稍事歇息,但却也经不起再一次的打击。

    当然,有业内人士向观点地产新媒体分析,此时发债更多是一种正常的募资行为,随着疫情逐步好转,房企发债也会逐步恢复,甚至发债的量会出现补偿性的增长。

    但也有观点认为,华夏幸福此举意在破局。毕竟,2020年对华夏幸福而言是关键的一年,这一年,是房地产大规模还债的一年,也是华夏平安三年之约即将到期的一年。

    一边是高额的负债,一边是对赌的压力,华夏幸福的头上似乎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而王文学只有把企业变得更强、更健康,才能抵御即将到来的风险。

    50亿公司债

    怎样才能更强?怎样才能更健康?每一家房企都在追寻答案。

    在王文学看来,华夏幸福要做的是不断降负债与继续扩规模。降负债需要资金、扩规模更需要资金,因此,在复工之后,这家房企便抢先发债筹钱。

    据悉,2月21日,华夏幸福表示,该公司拟面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不超过50亿元(含50亿元)的公司债券,债券的期限不超过10年(含10年),票面金额为100元,可以为单一期限品种,也可以为多种期限的混合品种。

    截至目前,债券的票面利率尚未厘定。但公告披露,该债券为固定利率债券,采用单利按年计息,不计复利。

    事实上,这已经是华夏幸福开年以来的第三笔债券。

    资料显示,1月13日,华夏幸福间接全资子公司CFLD (CAYMAN) INVESTMENT LTD.在新交所发行两笔美元票据,合计发行规模12亿美元;随后据上交所1月20日消息,中金-华夏幸福德清县雷甸产业新城PPP项目资产支持专项计划项目状态显示“已回复交易所意见”,该笔ABS拟发行金额为20亿元。

    也就是说,1月至今华夏幸福就在为钱袋子寻求补充资金达150亿元。

    对于最新的公司债资金用途,华夏幸福也明确表示,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拟用于偿还有息债务、补充流动资金及法律法规允许的其他用途。

    补充流动资金的说法同样出现在华夏幸福同日的其他公告中。彼时,华夏幸福宣布,拟使用不超过1.86亿元的闲置募集资金临时补充流动资金,使用期限自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之日起不超过12个月,到期后将归还至募集资金专用账户。

    该笔资金为华夏幸福2015年定向发行新股融得的70亿元中所剩资金,对于此次动用剩余的1.86亿元闲置资金,华夏幸福则提到,一方面是提高募集资金使用效率;另一方面则是减少该公司短期融资,降低财务成本。

    “动用1.86亿元的闲置资金,可以说华夏幸福精打细算,但也可能是资金压力真的很紧张,今年是还债高峰,到期的债券超过去年的40%,所以开年以来房企都在发债”,业内人士认为。

    数据显示,年内到期的债券超过5000亿元,单是3月份的还债小高峰,房企的到期债券就超过了300亿元。

    至于华夏幸福,截至2019年三季度,该公司的货币资金有420.27亿元,占总资产9.44%,但同期,该公司拥有254.27亿元短期借款、289.6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77.74亿元的其他流动负债、232.50亿元的应付款项和150.12亿元的其他应付款,这些对华夏幸福而言仍然是巨大的压力。

    “这个时候频繁发债,通常都是借新还旧,以长债换短债。”

    的确,在华夏幸福此前发行的12亿美元债当中,有5亿美元为3年期债券,7亿美元为五年期,而此次发行的50亿元公司债则为十年期的债券。通过发行长债的方式,或许能够对冲一部分的短期债务,在降低杠杆的同时,优化其债务结构。

    华夏平安三年之约

    对于华夏幸福来说,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了,但2020年依旧是一个坎。

    据悉,2018年引入平安之时,双方便签订了一则利润对赌协议,按照协议,华夏幸福2018年度、2019年度、2020年度的净利润增长率应分别不低于30%、65%、105%,即分别不低于114.15亿元、144.88亿元、180亿元,否则,华夏幸福将对平安进行现金补偿。

    2018年,华夏幸福‘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7.46亿元,“压线”完成114.15亿元的利润承诺。虽然,2019年年报尚未公布,但根据华夏幸福的三季报,期末,该公司的归母净利为97.46亿元,较144.88亿元的承诺相差47.42亿元。

    此前,中金公司预计华夏幸福2019年的营收预计同比增长24%至1040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25%至147亿元,同样是勉强压线达标。

    但2020年是华夏幸福对赌协议的最后一年,这一年,华夏幸福能否成功继续达标?多位分析人士对此表示不确定。

    不确定源于日益遭受挤压的盈利空间。2017年,华夏幸福的归母净利为88.4亿元,同比增长36.17%;2018年,这一增幅仅为32.88%;但2019年一、二、三季度,这一数值持续同比下滑,仅为29.61%、22.44%与23.71%。

    按照房地产预售制度及竣工时间推算,营收、利润往往较销售滞后两年左右。2018年,华夏幸福录得销售额1634.77亿元,为近五年最高值,但那一年是也是环京调控最严格的一年,限售、限价等调控无疑会持续摊薄企业的利润。

    销售高位与艰难一年的矛盾,造就了2020年利润的未知。但王文学向来不是个坐以待毙的人,近几年,华夏幸福逐渐转变”以房养园“的模式,不断加大产业新城的投入,企图从这个高毛利的业务中获取更多的收益与利润。

    对于近期的频繁发债,也有分析人士提出,企业融资也不完全是因为资金紧张,有的是为了后续扩张储备资金。

    或许,净利缩减在对赌协议即将到期的时刻成为了华夏幸福的一根刺。因此,王文学不得不作出准备,筹集更多的资金投入到新的发展。毕竟,王文学有着开疆拓土的雄心,或许,面对即将到来的三年之约,他更希望通过不断扩张的方式来实现利润的回流。

    撰文:龚丽欣    

    审校:钟凯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资本

    华夏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