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人物 | 路劲春秋

观点地产网

2020-04-15 02:01

  • 收购顺驰,使路劲一下打响了名堂,但随后而至的纠纷与消磨,却也使他蹉跎了3年光阴。

    观点地产网 春秋时代,诸侯群雄纷争,而在商界,无时无刻没有纷争,端看最终谁能称王称霸。

    在进军房地产之前,单伟豹早已有“公路王”之称;自2003年进入内地房地产市场时,单伟豹也曾憧憬借助潜力巨大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拓出另一片天,2006年收购孙宏斌的顺驰更是成为一时热话。

    也许是受港企开发周期缓慢的风气影响,也许是年事渐高而更为谨慎,又也许是收购顺驰时的纠纷与“补漏”磨去了火气,单伟豹的路劲发展得不紧不慢。

    十多个春秋过后,东山再起的孙宏斌,带领融创将2019年合约销售冲到了5562.1亿元,其中权益合同销售金额亦达到3839.2亿元。而单伟豹历时3年收编整顿后的路劲,同期合约销售约为459.27亿元,其中物业销售额427.65亿元。

    但74岁的单伟豹似乎对此并不执着,他还有其他事务需要投注心力,因此,他宣布将于2021年1月1日起辞任路劲基建执行董事一职。

    下一个春秋,或许又有另一番景色。

    前传

    对于单伟豹和路劲的前半生,相信很多人并不陌生,他的经历和事业也因此不能仅用一个词进行界定。

    1946年,单伟豹在上海出生,16岁便跟随父母定居香港,其与建筑的缘分在很早已种下。

    上世纪60年代香港经济开始腾飞,乘势而起,1970年,单伟豹父亲创立了香港知名土木工程公司惠记集团有限公司,并于1992年在港交所上市,2005年时名列香港土木工程业第五名,惠记还拥有一家上市建筑公司利基控股。

    关于道路桥梁等土木工程建设业务,他们不仅仅局限在香港市场,眼光也早已投到了内地。

    1982年回到内地投资后,直至现在,单伟豹还一直做着父亲创办惠记集团时传下来的主营业务——道路桥梁等土木工程建设,成为中国公路行业的主要投资商和发展商之一。

    1990年度,中国内地经济同样在快速发展,适逢其会,1994年,惠记集团与AIG(美国国际集团)联手创立起了路劲基建,主要业务继续是开拓内地收费公路业务。

    设立仅两年,路劲基建便于1996年登陆港交所,打破了彼时香港上市需要3年业绩的纪录,成为香港首家申请豁免三年期被批准的公司。

    有意思的是,“路劲”与英文名“Road King”是音译,但由于业绩一直不俗,路劲还被港媒意译为“公路王”。

    另外,2017年路劲计划将高速公路业务成功分拆上市,但最终未能成行。

    数据显示,2019年,路劲收费公路项目的分占合作企业的经营溢利(扣除所得税及预扣税后)由2018年的6.32亿港币上升至2019年的6.85亿港币,同比增加8%。2019年集团内地收费高速公路项目的总车流量为9,488万架次,路费收入为人民币31.62亿元,同比增加3%。

    虽然继承着公路业务,但除了公路发展商,路劲还是一家房地产开发商,而这又是第二段故事了。

    进退

    上世纪90年代,内地快速发展起来的还有商品房市场,不过路劲一直到2003年才正式进军房地产市场。

    可以说,在家族企业的基础上,单伟豹完成了路劲基建公司的创立,并主导进入了房地产企业。

    彼时,单伟豹说,中国房地产市场发展潜力巨大,并表示董事会决定在传统公路业务以外,加快发展房地产业务,以开拓另一个主要利润来源。

    最初几年,单伟豹旗下虽有一个“隽御地产”,2004年购入了广州三个项目。但由于路劲在内地房地产行业名不见经传,一直没能找到突破口,直到2006年,孙宏斌和他的顺驰出现了。

    当年,因顺驰资金链崩溃而四处寻找买家的孙宏斌,经深圳控股营运总监张化桥牵线,认识了单伟豹,双方一拍即合。

    根据2006年9月孙宏斌与路劲的协议,孙宏斌向路劲出让顺驰中国控股有限公司55%的股权,作价人民币12.8亿元。

    完成顺驰集团的收购后,房地产资产占路劲整体资产由2005年底的20%增至超过60%,地产成为这家“公路王”的主营业务。

    路劲基建收购顺驰后,对战略理念和人员管理模式逐步进行调整。单伟豹当时认为,未来三到五年内,顺驰可以与中海、万科、世茂等房地产公司相抗衡。

    收购顺驰,使路劲一下打响了名堂,但随后而至的纠纷与消磨,却也使他蹉跎了3年光阴。

    问题在于路劲收购顺驰时,不是简单地全盘收购,而是根据项目好坏分成顺驰A和顺驰B。优质资产划入归顺驰A,其他资产则归属顺驰B。2007年4月至5月,路劲又单独从顺驰B当中挑选出顺驰新地和顺驰融信等六家公司转到顺驰A。2007年8月,路劲宣布完成了并购顺驰地产集团的程序。

    但孙宏斌显然对这种做法不满意,2007年9月,他“大闹”顺驰地产天津公司,并向公安、司法部门举报路劲收购不符合程序,收购变得举步维艰,也令单伟豹感慨不已。

    但既然已经踏出了第一步,便没有退路,只有前进才能抵达终点。对簿公堂,整顿业务,单伟豹终于将这头“牛”啃了下来。

    回忆起这场收购,单伟豹曾表示:“收购顺驰后,发现窟窿远比想象大,路劲足足用了3年时间才消化了收购顺驰获得的项目,直到2009年路劲地产才开始真正赚钱。”

    收购完成后,2007年,路劲的土地储备达到了610万平方米,第二年的房地产销售扩大了近一倍。也是在这一年,路劲提出了分拆房地产集团上市的计划。随后几年间,房地产业务收入很快盖过了公路路费收入。

    静流

    事实上,在2007年未与孙宏斌撕破脸时,单伟豹曾预计,“2009年(地产业务)销售额应该达到200亿”。

    但或许是受港企开发周期缓慢的风气影响,又或许是收购顺驰时的纠纷磨去了锐气,这个目标直到2017年才终于实现。

    在2017年6月,单伟豹曾称,路劲于2004年开始做房地产,运气是较好的,因为2004至2014年是房地产“非常好的时间”,所以路劲在地产方面发展较快。

    但显然在这段好时光里,相比其他企业,路劲的地产业务销售额增长并不突出。2017年,200亿是一个分水岭。

    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路劲基建实现营运数据约为289.65亿元,其中包括物业销售263.04亿元及高速公路项目路费收入26.61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4月,路劲基建宣布将公路业务分拆上市,按单伟豹的说法,分拆之后,路劲可以专门开发房地产业务,而基建的业务会被装进新的上市平台,此后,对房地产感兴趣的投资者可以只投资路劲,而关注公路的投资者将被分流到新上市平台。

    路劲基建方面也曾表示,分拆将令路劲基建专注于在中国大陆、香港及其他地方投资及发展、营运及管理物业发展。

    但3个月后,有序进行的分拆上市计划戛然而止,路劲基建表示,就建议分拆劲投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于联交所主板独立上市售股股东及劲投未能与联席全球协调人订立定价协议。有分析认为,或许是劲投股份定价过高。

    虽分拆不成,但随着地产业务占比越来越大,2018年1月起,路劲基建将中文股份简称更改为“路劲”,淡化基建色彩。

    除了内地以外,自2016年中开始,路劲还参与了香港房地产开发业务,其现时在香港投得了新界元朗凹头、黄竹坑及新界屯门管翠路三幅地块。

    踏过了200亿之后,一切似乎都变得顺理成章了,但地产业务仍关山重叠。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查阅数据,2018年,路劲合约销售约为375.82亿元,同比增长29.5%;其中包括物业销售345.03亿元,同比增31.2%,高速公路项目路费收入30.79亿元。2019年,路劲合约销售约为459.27亿元,同比增长22.2%;其中包括物业销售人民币427.65亿元,同比增长24%,及高速公路项目路费收入人民币31.62亿元。

    而关于拿地方式,路劲还有着自己的路径,时下流行的文旅便是一途。

    此前路劲曾透露:“对于城区的建设,路劲身体力行,对于古镇和新城的探索路劲亦是不遗余力。从广东惠州,到江苏无锡、安徽滁州以及山东济南的特色新城镇,路劲在文旅地产的脚步从未停歇。2018年,路劲还将全面启动在泉州、郑州、长沙、成都等10个城市12个特色产业小镇项目。”

    2019年度报告中,单伟豹表示:“集团将继续通过地产基金及文旅商项目,在可控风险的条件下,增加住宅土地储备及寻找新的商机和利润增长点。”

    资料显示,路劲2019年全年合共取得15幅土地,楼面面积合共149万平方米,以补充土地储备及支持未来两年的发展规模。2019年末,集团土地储备约为735万平方米。

    从公路业务到房地产,岁月水静流深,单伟豹要转身其他事务了。

    观点人物 | 我们关注的不仅仅是人物的故事,还有他和她的商业传奇与沉浮。

    撰文:刘满桃    

    审校:钟凯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资本

    路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