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说 | 孙宏斌“逃离”乐视

观点地产网

2020-05-24 21:56

  • 随着乐视网的强制退市与旧乐视系人员的撤离,老孙攥在手中的两个乐视平台正式交由融创系人员管理,“逃离乐视”的计划就此告一个段落。

    观点地产网 “在投资乐视之前,我这辈子已经没什么遗憾了。但在投资乐视之后,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驰援乐视之初,孙宏斌曾如是说到。

    很可惜,老孙还是留下了遗憾。

    近日,深交所公告披露,因乐视网长期亏损,将对其股票予以摘牌,自6月5日起,乐视网股票交易进入退市整理期。

    随后,5月23日消息显示,孙宏斌正式退出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退出前职务为董事。与此同时,张昭不再担任乐视影业的董事长,倪泽望退任乐视影业董事,万秀丽退任监事。而张昭与万秀丽同为旧乐视的核心人员。

    从大手笔投资、看好“老贾”到哽咽落泪、“去贾跃亭化”,孙宏斌或许未曾想过,当年意气风发踏足乐视的他竟在随后的两三年时间里黯然离去。

    随着乐视网的强制退市与旧乐视系人员的撤离,老孙攥在手中的两个乐视平台正式交由融创系人员管理,“逃离乐视”的计划就此告一个段落。

    驰援乐视

    老孙与老贾的故事要回溯至2016年。

    那一年,有关乐视的负面消息接踵而来。乐视资金链紧张,拖欠供应商款项,乐视汽车与手机等多个业务出现债务违约......随着贾跃亭的一封公开信,乐视资金危机正式爆发。

    随后,贾跃亭开始向身边人求援。据悉,在危机爆发后不久,乐视获得了贾跃亭长江商学院同学6亿美元的资金支持,但这对乐视欠下的债务来说,无疑是杯水车薪。

    无可奈何的贾跃亭将触角伸向了更广阔的地产界。彼时,坊间传闻碧桂园、雅居乐等多家地产开发商均与乐视有过接触,并承诺为该公司提供资金。

    同年12月,乐视因资金问题计划出售三里屯世茂工三项目。在葛洲坝董事长何金刚的引荐下,孙宏斌与贾跃亭进行了第一次会面,经过6个小时的深聊,老孙与老贾从相识走到了相知。

    消息显示,彻夜详谈后,孙宏斌立马带队入驻乐视做尽职调查,期间,孙宏斌还借用了联想与泛海入股乐视汽车前做尽职调查的团队,并找来了审计师与律师。为了进一步了解乐视,孙宏斌甚至通过外围渠道反复询问“乐视值不值得”。

    显然,老孙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2017年1月,随着融创的一纸公告,贾跃亭的“白衣骑士”公之于众,老孙与老贾也开始了长达半年的蜜月期。

    在老孙眼中,老贾是个“特别稀有的拥有企业家精神的人”,而老贾则认为老孙真性情、仗义,又具有前瞻性与战略性的眼光。

    随后的半年时间,双方通过150亿元的投资、董事会的改组展开更密切的合作。同年5月21日,贾跃亭辞任乐视网总经理职务,7月6日,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同时辞去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等相关职务,退出董事会。

    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的半个月后,孙宏斌正式接任董事长一职。

    自此之后,关于孙宏斌争夺乐视控制权、融创与乐视股东之争的议论纷至沓来,虽然孙宏斌对外表示,“要控制权干什么?我很忙的。我取代不了老贾,我的特点是不干别人的活”。

    逃离乐视

    事实上,相熟半年的两个人很快就将各自“逃离”。

    退出董事会不久后,贾跃亭的资产遭到冻结,远走美国,“下周回国”便成了老贾从未实现的口头承诺。而孙宏斌在150亿大手笔救援无望后,就开始琢磨着乐视资产的腾挪。

    或许,当孙宏斌含泪提及乐视投资一事时,这位久经商场的领导者就已想好了及时止损计划。

    洗去“贾跃亭”的标签,是孙宏斌“逃离”乐视的第一步。据观点地产新媒体获悉,2017年9月27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公司名称将从“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新乐视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新乐视”。

    但“去贾跃亭化”的故事还在不断上演。同年10月,新乐视组委会成立,融创代表刘淑青担任委员会副主席;12月15日,刘淑青出任乐视网CEO兼总经理。

    次年,乐视致新更名乐融致新,乐视影业更名乐创文娱,贾跃亭的印记一点一点的被孙宏斌抹去。

    当去掉了一个旧标签后,两个平台很快也被贴上新的标签。2018年9月,孙宏斌再次出手,以总共7.7亿元的底价拍下乐视影业21.8122%股权和乐视致新18.38%股权。拍卖完成后,融创成为上述两个平台的第一大股东。

    随后,融创对旗下业务线进行调整,将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以及从王健林那里收购回来的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整合起来,成立融创文化集团,并交由其子孙喆一打理。

    回过头来,丧失两个最优质资产后,乐视网已完全变成空壳。公告披露,2017年,乐视网录得营收70.3亿元,净利润亏损138.78亿元。随后两年,因乐视影业、乐视致新出表后,该公司的营收大幅下降,2018年,该公司的营收仅为15.6亿元,净利润亏损40.96亿元。2019年,营收仅为2.54亿元,净利润亏损112.8亿元。

    三年连续亏损、最近一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显示年末经审计净资产为负、最近两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均被注册会计师出具否定或者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2020年5月14日,深交所表示将对乐视网股票摘牌。

    在“去贾跃亭化”和资产置出之后,乐视影业、乐视致新的管理人员亦不断调换,2019年6月25日,贾跃亭、邓伟和吉晓庆从董事名单中移除,同时新增李宇浩和刘淑青;7月6日,张昭不再担任乐视影业的法定代表人,汪蕾接替其位置,并成为公司经理。

    2020年5月21日,乐视影业的创立者张昭不再担任董事长职位,汪蕾继任;与此同时,原乐视老将万秀丽退任监事,倪泽望退任乐视影业董事,新增李守宇、白冰担任董事,赵辉任监事。

    随着乐视网退市,旧人出走,孙宏斌“逃离乐视”的计划终于走到终点。

    但观点地产新媒体注意到,在乐视系老将退出董事会的同时,孙宏斌亦卸任乐视影业董事一职。或许,经历了三年的蛰伏与进退,老孙在这个战场已全身而退。

    世说 | 钩沉里的商业笔记:你能看到多远的过去,就能看到多远的未来。

    撰文:龚丽欣    

    审校:刘满桃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资本

    乐视

    融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