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意见:信贷资产证券化是为转嫁地方债风险吗?

来源: [观点地产网]      时间: 2013-09-09 03:48

盘活银行资产存量只是重要目的之一,更主要的是要重视它对我国金融结构优化、金融体制转型的战略作用。

  国务院日前决定进一步扩大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这引起了许多议论,多数人认为这是优化金融结构、盘活金融资产存量的一项重大举措,也有人担心说这是美国次债的中国版。有一种观点认为这是解决地方债务问题的有效途径,那就是说我们将用资产证券化来处理地方融资平台的坏账。这就使人联想到上世纪90年代末国家为处理银行的不良资产,成立资产管理公司将其剥离的举措。只不过现在的处理方式不同了,用“证券化方式”,而不是剥离方式。人们于是担心地方债务风险在转嫁社会,当然是先转嫁银行,再转向社会,这也许是人们担心信贷资产证券化隐含有“次债危机”风险的最主要原因。

  我以为搞信贷资产证券化确实不能出现这样的道德风险,制造地方融资平台金融和财政风险的人或地方不承担最终风险,让全社会承担,处理地方融资平台的金融和财政风险可以借助资产证券化的方式,但绝不是此次扩大信贷资产证券点的主要缘由。地方融资平台的过度扩张或不规范运作导致的风险要有一揽子的治理方案,既要从严控制增量,又要本着谁运作、谁受益、谁承担风险的原则,妥善处理,不能借资产证券化之机“浑水摸鱼”,大逃债务,好在国务院已明确“对于风险较大的资产则不纳入试点范围,不搞再证券化行为”。这有两层意思,一是防止一些地方政府和企业的机会主义得逞,借机逃债,二是不搞类似如次债“多层打包”的衍生工具创新。至于替代方案的设计与实施是公共融资体制改革的一个重要部分,要纳入财税、金融体制改革的总体考虑。

  资产证券化是市场化的重要方式。它是与商品市场化对应但比商品市场化更根本的市场化。涉及到产权的市场化和资产的市场化。企业股份制或股份制改革就是企业资产的证券化,是涉及到所有权特别是投资决策权和收益权的市场化,但信贷资产的证券化则是另一种不涉及产权主要涉及收益权的市场化,将债权分割和买卖,是一种金融资产转化为另一种金融资产的途径。我更关注的是这对我国金融结构优化和推进金融体制转型的重要意义。即它是解决中国金融体制和结构问题的一剂良药,但并不苦。之所以说它是良药是因为以下几个理由:

  一是它是解决当前金融资产错配、提高银行流动性、化解金融风险的重要方式。我国的银行贷款结构长期存在“长期贷款比重过高”的问题。2007年10月开始,全部金融机构的长期贷款占比首次超过短期贷款的比重,目前长期贷款占比已超过60%,如此发展下去,银行资产的流动性问题便越来越突出,6月份“钱荒”与此并不是不相干,在我看来有一定的关系。这与我国投资过度增长、房地产泡沫(高杠杆融资)有关,个人按揭贷款均是长期贷款,国家和地方政府的基础设施贷款也是长期贷款,房地产和许多企业的贷款也都长期化(不断展期)。将这部分长期贷款中有稳定现金流收入的资产证券化可以增加银行资产的流动性,优化贷款期限的配置。

  二是它是金融大结构优化的重要途径。所谓金融的大结构,主要是间接融资与直接融资的比重。我国由于体制或金融发展水平的原因,金融形成了以间接融资为主的结构,金融资产的分配权和风险都过度集中于银行,形成了银行体系的行政性垄断,而打破行政性垄断转向市场垄断又非常艰难。其根本缺陷表现为两个方面,一方面,利率管制或垄断,利率市场化长期无法实现,导致各类价格特别是资产价格间、资产价格与商品价格间的全面价格扭曲,一些行业长期暴利(如金融业本身和相关的房地产业均暴利),一些行为过度竞争而导致生存困难,使假冒伪劣、坑蒙拐骗盛行。另一方面,就是严重抑制了直接金融的发展,股票、债券市场的发展长期得不到资金的支撑,资金流集中于银行及相关的暴利行业。我常常讲的“有房市牛必然会导致股市熊”的道理就在此。打破间接金融主导的垄断结构,需要多方面的改革和促进措施,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发展债券市场。今后,随着大规模存量资产证券化的推进和新的直接证券化,以及资本市场的发展,我国的金融结构将逐步由间接金融绝对主导转化为间接与直接金融并重的结构。

  三是资产证券化对利率市场化和人民币国际化都有巨大的促进作用。利率市场化实际上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由供给方的充分竞争形成市场利率,在我国,国有独大的金融企业体制对利率市场化仍是最大障碍,存贷款利率的管制放松,目前是取消贷款浮动上下限,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提高利率市场化水平,但要完全形成有效的市场利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好在还可以从需求端来推进利率市场化,即通过资产证券化和公共融资采取债券融资方式,可能大大促进债券市场的发展,形成较公平合理的债券利率。而长期债券利率和短期债券的利率(收益率)的变化与市场利率有很强的关联性,风险也能得到较好的监控。另外,债券市场的发展对人民币国际化也是重要的促进机制。

  以上分析表明,我们对信贷资产证券化作用的认识不能太狭窄,更不能急功近利,盘活银行资产存量只是重要目的之一,更主要的是要重视它对我国金融结构优化、金融体制转型的战略作用。我说是良药,但却不苦口,只因为它的操作并不痛苦,它是金融资产运行方式的良性转化,对利益格局的触动并不像房地产那样直接,那样可能伤筋动骨。

发稿:王小广审校:武瑾莹

请发言时务必尊重网上道德与我国相关法律法规,以下评论内容不代表观点地产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