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现状与改革方向来看增税是大趋势

来源: [观点地产网]      时间: 2015-01-15 18:07

最直接的原因是,减税和减支是硬币的两面,减税必先减支。支出减不下来,何谈减税! 

最直接的原因是,减税和减支是硬币的两面,减税必先减支。支出减不下来,何谈减税! 

  赵晓 虽然税收收入增速已明显放缓,但中国社会的税收负担水平仍在继续上升,因为其增幅一如既往地超过GDP增幅。据媒体报道,2014年全国税务部门共组织税收收入103768亿元(已扣减出口退税),比上年增长8.8%,并首次突破10万亿大关。

  在中国经济转型和复苏的困难时期,通过减税和放权以激发市场的活力一直是大家的共同期盼。但是,为什么减税喊了这么些年,增税却一直在持续?畅想一下,未来几年有没有可能出现税收收入增速低于GDP增速呢?笔者以为,这种可能性基本上没有。

  最直接的原因是,减税和减支是硬币的两面,减税必先减支。支出减不下来,何谈减税!

  根据世界发达国家的经验,当一个国家的人均GDP超过5000美元时,老百姓对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的需求就会直线上升。中国现在人均GDP已经超过7000美元,民生支出的需求和刚性都很大,加之我国现阶段的行政管理改革和经济市场化改革还远未到位,继续减税对政府财政,特别是地方政府的财政会带来很大压力。所以,从平衡预算的角度看,进一步减税的空间已然不足。

  另外,从横向比较上看,中国税负也有适当提升的空间。2014年,我国以税收收入计算的小口径宏观税负大约也就是20%左右,OECD美洲国家平均宏观税负为27%左右,而OECD欧洲国家平均为37%左右,发展中国家平均为25%左右。也就是说,相比较而言,我国的小口径宏观税负水平还是不高的。

  对于今后的税制改革方向,十八的定调是“稳定税负”和“建立现代财政制度”。在这些举措中,除了“推进增值税改革,适当简化税率”这一条外,其他的改革基本上都是增税举措。一是调整消费税征收范围、环节和税率。最典型的就是2014年底成品油消费税连续两次上调,而且调增的幅度超过了40%。二是逐步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这虽然有利于缩小收入差距,但如果真的能做到加强金融管控、全面归集个人收入,并以家庭为单位征收,则大部分家庭增税已是必然。三是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改革。虽然目前还没法知道房产税的开征细节,但从国外的经验来看,其未来的征收潜力是巨大的。有研究显示,到时仅此一个税种全国的征收额就有望突破万亿元。有类似加税效应的还有日前坊间热议的遗产税开征。四是加快资源税改革。最近已经做的就是一方面扩大了资源税的征收范围,比如对开采地下水征税,另一方面把“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设计上就是要增加资源型产品的税负。五是开征环境税,虽然费少了,但税肯定多了。六是清理税收优惠政策,特别是取消一些区域性和地方政府自行规定的税收优惠,其增税的实质性作用就更不用说了。也就是说,十八大提出的税制改革举措如果都落实了,虽然税制结构能得到有效改善,但总体上的增税效应肯定大于减税效应,其最终结果肯定是税负增加。

  由于目前中国税制本身存在的诸多问题,比如间接税占比过高、收入差距和经济结构调节能力差等等,十八大提出的税制改革举措非常必要也很紧迫。关键是,增税之后该怎么办?

  首先,要加快落实结构性减税政策。该增的要增,但该减的也要减。现在有一种倾向,就是增税政策推出来很快,而减税政策推出来总是磨磨唧唧。比如,成品油消费税可以在半个月内连续两次上调,而对于之前大家普遍诟病的“馒头税”、“月饼税”之类却总没有实质性改进,对创新型产业、小微企业的税收优惠力度也总让人觉得不那么解渴。

  第二,要加大力度清理非税收入。除了税收之外,政府还有一大块的收入就是非税收入,包括预算内的和预算外的。这些收入虽然不是税收,但一样具有税收的实质,就是都要由老百姓来负担。2014年,初步估计我国政府的这块收入大致在8万亿左右。我国以小口径计算的宏观税负虽然并不高,但如果以国际通行的大口径(政府收入与GDP的比值)来计算,我国这一比例为35%左右,美国也就是37%左右,欧洲国家可能稍高点。以此而论,我国的社会总负担水平就不低了。清费正税是符合“建立现代财政制度”改革方向的,但我们不能让税“正”了,而费却老“清”不了。

  第三,要着力于提高社会福利水平。一个国家的税负是否“痛苦”不应只纠缠于税负高低,更应关注财政支出结构是否合理。如果政府所获得的大部分财政收入用于民生支出和福利水平的提升,即使稍高的税收水平也无伤大雅。比如,欧美国家的宏观水平确实比中国高,但是他们的公民享受到了“从摇篮到坟墓”无所不包的福利,所以那些国家的民众对高税负的接受程度就比较高。在这些国家中,社会福利支出是财政总支出中的最大项目,一般都在30%以上,美国为45%,德国高达71.49%,而我国这一比例还不到30%。老百姓既要承担过高税负,又要自己攒钱买房和养老,更要准备大额资金用于医疗和下一代子女教育,税负痛苦指数自然就高了。

  总之,从现状与改革方向来看,增税在我国应该是大趋势,但增税之后该做点什么才更值得我们思考。

  赵晓 经济学博士,北京科技大学教授

发稿:赵晓审校:劳蓉蓉

请发言时务必尊重网上道德与我国相关法律法规,以下评论内容不代表观点地产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