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少洲:我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创业?

观点地产网

2018-05-12 23:29

  • 余生有涯,岁月有期,在市场有需求、国家有需要、个人有力量的时候,勇敢地站出来,去打拼、去争取、去创造、去影响、去改变,无论胜败,不负余生!

    昨天阳光一百中国控股发布公告确认了我辞去集团CEO离职创业的消息,当晚观点地产新媒体记者问我是什么时候有了这个具体打算的,我明确回答说是十九大。

    创业的热情和梦想我一直有,之前的厚土就有过一轮文化地产运营商模式的创业。在房地产野蛮生长的那个年代,投机盛行、过河拆桥、不讲规则、不按牌理出牌的市场环境,把我们这些讲专业、讲文化、讲创新、有点书生气的人搞得遍体鳞伤。拿不到好项目不用说了,把很难做的项目付出很多心血做好了,但是结果却跟我们无关了。

    我的老师孙立平说“少洲是在一个最不适合理想主义的行业里坚持他的理想主义”。后来我已经有点心灰意冷,打算放弃和转行,一度开始做起了天使投资,心想反正都是做天使,不如把自己的资源和能力拿去帮助有梦想的年轻人。

    2016年初来到阳光一百任职,实属偶然,完全是因为感念易总的为人。在完全没有任何工作业务往来的情况下,十年里,每年中秋节易总都让秘书张妍往我家里送上一盒月饼和一瓶红酒。所以我开玩笑说我欠了易总十盒月饼,不过是十年分十次送的。对我而言的珍贵,是其中有些年份,尤其在我第一次创业最低潮近乎遁世的时候,易总送的这一盒月饼,可能就是我那个中秋节所收到的唯一一份礼物!

    所以当2015年底易总开口说重庆喜马拉雅项目销售不好,难度很大,问我能不能过来帮忙操盘时,我非常简单地就答应了(这跟我之前的做法完全不同)。重庆项目销售局面打开之后,我又到了集团主持日常工作。

    我跟易总讲过我是来帮忙的,任何时候公司或是我自己感觉到我对阳光一百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我就离开。两年多下来,能做的我已经做了,重庆喜马拉雅当年就扭转颓势成为热销楼盘,集团销售过百亿的历史性门槛已经迈过,集团原来弱项的工程品质和物业管理两大系统已经发生了巨变,住宅快周转、商业公寓强运营的思路已经确立,我最看重的经营合伙人制度已经全面展开。

    唯一没有解决的是文旅类项目的销售运营问题,我因此组建了文旅事业部,希望不要再用陆军来干空军的事。现在我把希望寄托在新成立的文旅公司身上,一个能够完全按照文旅度假产品特性和规律来配置资源和专业运营的模式。至此,我觉得我的使命完成了,我可以有新的选择了。

    我过去二十多年的工作经历,包括在万科、在太合、在阳光一百,还有我第一次创业的时期,基本上都没有太多的主动性,大多数时候都是被需要,被公司需要、被项目需要、被朋友需要、被合作伙伴需要,以至于有“救火队长”的外号。

    如果用冯仑式的语言,就是类似于观世音菩萨的工作模式,哪里出了问题了就去哪里解决一下,当然基本上还都解决得很好。我自己主动想做的事情,经常没有机会做成。我的很多花费了巨大心血的作品,包括万科星园、合肥和庄、北京湾等项目,都是在才有了一个精彩的开头之后就被领导意志和股东意志给改了,我基本上没有能够体验到最后成功的实现感,经常有一种壮志难酬的感觉。

    少数能够赢得足够时间完整实现的作品,包括上海万科城市花园的海棠苑,北京万科城市花园的丹桂园、百合园,大连金石滩唐风温泉度假村,都能全线飘红大获全胜。

    最重要的当然是《万科周刊》,这是我开始工作之后能够完全按照自己的想象自由创作的第一个作品,它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国企业界、经济界所获得的成功和巨大影响力,让我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鼓舞。

    我之后无数次地希望寻找相对自由的环境去创造作品再造奇迹、包括高度重视内容创造型业务的思维导向的形成,大约也与《万科周刊》的经历有关。当然还有我自己的孩子,他们是我一生最重要的作品,他们超预期的成长和优秀的表现大大鼓舞了我,让我有了更加强烈的创作热情。

    我认为一个真正优秀的社会就应该是由很多很多这样的创作和作品组成的,不管它是出自精心的匠人还是忘我的大师。

    但是,这些都需要非常难得的环境和条件,包括大环境和小环境。这一点,我非常清楚。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打造一个有共同价值观和文化理念的平台,按照新的理念和起点去创作,才能真正做出无愧于时代、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作品。而这,就成为了我未完的梦想。

    梦想人人有,关键在于是不是有条件实现呢?正因此,我对十九大有很高的期待,我期待十九大解决好政治局面的稳定持续、社会制度的公平正义、社会风气的健康阳光、经济政策的开明开放,让自觉自律、阳光健康、勤劳勇敢的人们,能够在新一届领导班子的带领下,为真正实现美好生活的理想而奋斗。

    十九大之后,出现了很多新情况、新问题,形势没有人们原先认为的那么简单,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积累起来的隐患和问题需要一个痛苦消化的时期,新的发展动能需要一个重新积累的过程,新的经济政策和发展思路需要一个反复磨合、不断调试的过程。而中美贸易战,也给了中国经济巨大的压力和挑战。资金面非常紧张,企业压力重重,很多民营企业经营困难,不少人感到迷茫。

    何去何从?是蛰伏退缩,还是勇敢出击?

    我辞职消息发布的当天,80岁的老父亲专门打了电话过来表示关切。在我身边的妻子,面对巨大的不确定性,言语中透露着担忧。创业,首先就是要去面对巨大的不确定性、去承担风险。

    实现梦想的前提是先去付出代价、承受冲击。这一点我心里很清楚。二十多年的实战经验和资源积累,几次起起落落的经验教训,我比任何时候都清醒、都成熟,包括看市场、也包括看自己。

    我做了足够的思想准备和心理准备,但是,更多的依然是对未来强大的信心和信念!一种当仁不让、舍我其谁、想要燃烧自己的豪情在我和我的团队之中挥之不去!

    目前的中国经济,处在诸多挑战和压力之下,需要各行各业、各个领域的有识之士站出来,跟国家政府一起,共同去迎接挑战、去化解压力、去创造未来。中国的经济,需要更多新的动能,需要更多积极有为的探索和创造。

    中国的房地产,需要找到更多突破瓶颈、化解僵局的新思路、新模式。人民群众美好生活的实现,需要大量接地气、善创新、能持续的案例和实践。

    14亿人口的大国,既需要英雄和领袖的正确导向,需要大人物大企业来做定海神针,也需要千千万万个小人物和创业者的奋斗和奉献!低潮的时候既存在种种的困难,也多了一份追求创新、追求突破的动力,孕育着产业和经济新的希望!

    余生有涯,岁月有期,在市场有需求、国家有需要、个人有力量的时候,勇敢地站出来,去打拼、去争取、去创造、去影响、去改变,无论胜败,不负余生!这就是我选择这个时候去创业的原因,愿与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共勉!

    本文为林少洲先生在朋友圈所发

    撰文:林少洲

    审校:徐耀辉

    致信编辑 打印


  •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创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