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記|探索之旅·中華文明第一縷曙光

观点网

2021-12-25 21:09

  • 謹此紀念中國考古百年。

    蔡穗聲 良渚位于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區,南距杭州西湖約20公里。 

    最早的地名是宋代(960~1279年)“梁渚里”,明代(1368~1644年)稱"良渚"。良者,善也,美好之意。渚,“水中可居者曰洲,小洲曰渚。”良渚即“水中美好的可居小洲”,這與當地河港密布的地理環境相符。

    良渚與杭州西湖

    根據百度地圖標識

    1936年施昕更先生在家鄉良渚發掘了石器和陶器,兩年後出版《良渚》一書。

    1959年中科院考古所夏鼐所長命名“良渚文化”。

    良渚文化是新石器時代(距今約10000~4000年)的考古學文化,主要分布在長江下遊的太湖流域和錢塘江流域。

    從出土陶片、陶器中發現了刻畫符号。

    刻畫符号主要有筆畫簡單的指事性抽象符号、象形符号,以及表意性的圖畫符号三類。迄今發現六七百個表意性符号。

    還發現了由多個刻畫符号組合排列在一起,可視為原始的文字形态。

    刻紋陶豆

    浙江余杭美人地遺址出土

    刻符陶罐

    浙江余杭南湖采集

    1986年在莫角山西側發現反山王陵,坐落在高于地表6米的人工土台上。發掘出11座大型墓葬,出土玉、石、陶、象牙及嵌玉漆器等1200余件(組),九成以上是玉器。

    墓地分南北兩排,等級高的在中間,随葬品依墓主等級有差異,顯示着當時的階級分化。

    南排居中的12号墓随葬品種類齊全,數量最多,以單件計658件(不含玉粒和玉片)。琮王、钺王、柱形器等玉器上雕琢的神人獸面紋以及高達6件的玉琮占有量,顯示了墓主至高無上的王者地位。

    随葬品數量僅次的是北排居中的20号墓,以單件計538件(不含玉粒和玉片),4件玉琮,24件石钺,墓主擁有很高的神權和軍權。

    玉琮内圓外方,中部貫穿,四角對稱施刻四組相同的圖案,四壁有縱向直槽,是良渚先民宇宙觀的反映。

    《周禮》:“以蒼璧禮天,以黃琮禮地”。玉琮是祭祀大地禮器和通神法器。

    良渚先民發明的玉琮在廣東汕尾、甘肅臨洮、山東日照、江蘇武進等地的新石器時期遺址以及四川成都、河南安陽、山東滕州、江西新幹、陝西長安等地的商代遺址均有出土,並作為祭祀禮器一直沿用到明清。這是良渚文化廣泛交流與傳承的實證。

    浙江余杭瑤山遺址12号墓采集

    玉琮

    浙江余杭後楊村遺址4号墓出土

    神人紋多節玉琮

    反山遺址21号墓出土

    “玉琮王”四節,黃白色,有紫紅色瑕斑,重約6.5公斤,高8.8厘米,孔徑4.9厘米,形體寬闊碩大,紋飾獨特繁缛,為良渚玉琮中最大、最重、最精美。

    玉琮王

    反山遺址12号墓出土

    圖源網絡

    玉琮是神人獸面紋的重要載體,代表神權。神人獸面紋還見于其他玉器和象牙器、嵌玉漆器等高端器物上。

    神人獸面紋玉琮

    反山遺址17号墓出土

    神人獸面紋是良渚統一的神徽,遍布其文化分布區,是良渚玉器圖案的母題,也是其先民共同尊奉的神祇,標志他們有着高度一致的精神信仰。

    神人獸面紋玉琮

    浙江余杭瑤山遺址12号墓采集

    神徽是神人獸面一體,多重方式表現。以淺浮雕突出神人和大羽冠、獸面的眼鼻嘴;再以陰線表現冠上的羽狀紋及神人獸面的細部,兩旁是神人的上肢,底部是獸面的下肢。

    神徽經歷了從早期繁複、具象到晚期漸趨簡化、抽象的過程。

    圖源網絡

    钺由斧演變而來,象征權力與威嚴。甲骨文和金文中的“王”字,是由钺演變而來的象形字。

    玉钺

    反山遺址17号墓出土

    钺代表軍權。“玉钺王”是王的權柄,是唯一雕琢有神人獸面紋和鳥紋的玉钺(見钺左上方),柄嵌玉髹漆,上下端裝配玉瑁和玉镦,玉瑁造型取自于神徽的冠帽,體現了王權神授。

    三叉形玉器高4.8厘米、寬8.5厘米、厚0.8厘米。正、背面均平,正面中央琢刻戴羽冠的神人獸面紋飾,側叉上是兩個側面相向的神人頭像。

    此件三叉形器形制規整,紋飾精美,代表了良渚早中期三叉形玉器制作的最高水平。

    三叉形玉器

    浙江余杭瑤山遺址7号墓出土

    圖源網絡

    龍首紋玉镯孔徑6.1厘米。白色,外壁雕琢四組順向環镯的龍首紋。

    龍首紋玉镯

    浙江余杭瑤山遺址1号墓出土

    2006年在遺址黃土堆積層下發現塊石,大量的塊石組成一個巨大而閉合的城牆基礎。

    因城牆而發現古城遺址,由此“良渚文明”得到确立。

    古城遺址距今5300~4100年,持續時間約1000年。

    古城是三重向心格局。以宮殿區為核心的内城280萬平方米,約為4個北京故宮大小,有倉儲、手工作坊及水路交通繫統等功能區。外城631萬平方米,由17處斷續分布的長條形台地連綴而成。

    宮殿區西北角是反山王陵。

    古城外西邊有匯觀山祭壇及墓地。

    坐北朝南的宮殿區39萬平方米,位于古城遺址中心高地,是最接近天空的地方,以中為尊、追求高聳的規劃理念通過空間秩序彰顯權力和社會階層的差異。

    宮殿區包括莫角山台地及其南側的皇墳山台地、池中寺台地。

    宮殿和國家糧倉就矗立在這片精心規劃的區域上。這是良渚古城乃至整個王國的權力中心。

    莫角山台地借助自然山地堆築而成,人工堆砌厚度10~12米,面積約30萬平方米。

    莫角山台地頂面上建有大莫角山、小莫角山和烏龜山三座獨立的宮殿台基,以及大型沙土廣場和35座房屋基址。

    三座宮殿台基之間是7萬平方米的沙土廣場,由多層黏土和沙土相間夯築而成,平均厚度30~60厘米,最厚處達130厘米。施工工藝考究,質地堅硬,是舉行大型儀式的場所。

    房屋多建在高地或堆砌土台上。房屋平面呈長方形,四壁為木骨泥牆,兩面坡或四面坡草頂,具有明顯的等級區分。

    小莫角山遺址

    大莫角山台基為三座宮殿台基中最大最高,其頂面有7個面積約280~900平方米的高台式房屋基址。

    其中2号房屋基址的建築面積約112平方米,連同戶外木構平台共約280平方米。

    2号房屋基址複原圖

    宮殿建築

    電腦三維推測繪圖並建模複原

    民居多為5~20平方米小屋,木骨泥牆較矮,有的牆體内外有裝飾灰白色塗料。屋頂坡度大,有的設有氣窗。

    民居建築

    電腦三維推測繪圖並建模複原

    環太湖地區已發現600多處良渚文化遺址,聚落分化明顯。

    良渚文化重要遺址

    與聚落等級關繫圖

    良渚古城是最高等級的政治中心,控制從屬的區域中心;區域中心控制從屬的村落,顯示出早期國家的管理層級與控制秩序。

    在四周繞水的池中寺台地發現了40萬斤碳化稻遺存,令人猜想這里是不是國家糧倉?

    浙江茅山遺址發現了最大的良渚文化稻田,由灌溉水渠和田埂分割成長條形田塊,面積1000~2000平方米不等,總面積達5.5萬平方米(折合80余畝)。

    稻作農業是當時的經濟支撐。

    當時普遍使用了三角形石犁、V字形破土石器、石鐮等多種農具,擺脫一鏟一鍬的耜(sì)耕而邁入了連續耕作的犁耕階段,帶動了生産力的發展,促進手工業從農業中分離出來,工藝技術水平迅速提升,尤其是治玉水平達到史前頂峰。

     

     

    1958年在浙江湖州錢山漾遺址發掘出綢片、絹片、絲帶、絲線、麻繩等一批尚未炭化的絲麻織物殘片,其平紋結構、密度體現出當時的紡織技術已達到很高水平。其中的綢片和絲帶為人工飼養的家蠶絲織物,屬4700多年前的良渚文化早期。

    絲麻織物殘片

    浙江湖州錢山漾遺址出土

    圖源網絡

    良渚地處水鄉澤國,适合水稻耕作,也容易遭受洪澇。

    在古城外圍的北面和西面發現了由谷口高壩、平原低壩和山前長堤組成的巨型水利繫統。10條水壩圍成一個14平方公里的庫區。另有一條5公里長的堤壩,引水到古城的北邊。

    水利繫統占地遼闊,控制範圍達100多平方公里,兼具防洪、航運、灌溉和灘塗圍墾等綜合功能。

    這比傳說的大禹治水早了一千年,也是世界上最早、規模最大的水壩繫統。

    良渚先民發明了一種巧妙方法堆砌土台和水壩,就是草裹泥。用木楸切一塊泥,用茅草蘆葦捆紮起來,方便運輸,堆砌後的草裹泥相互咬合構築成一體 。

    木臿(chā)

    浙江余杭卞家山遺址出土(仿制品)

    草裹泥(仿制品)

    有人切泥,有人割草,有人捆紮泥塊,有人運輸,有人堆砌,分工協作提高了效率。

    泥土采自附近的山坡和山前台地,城牆底部墊石采自周邊的低山丘陵,利用竹(木)筏在水網上運輸。

    據測算,古城和水利工程的土石方量約1000萬立方米。以3人1天完成土石1立方米計算,需要3000萬個工。

    整個水繫連同古城100多平方公里,憑借統一的規劃設計,用龐大勞力分工協作多年,完成了相當于埃及胡夫金字塔(建造年代稍晚于良渚古城。距今4580年前建造,歷時20年)土石方量三倍的浩大工程。

    這是五千年前的工程奇迹,說明良渚具有複雜的組織機構、完善的人員管理和強大的社會動員能力。

    2019年良渚古城遺址被聯合國科教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産名錄》。

    世界遺産委員會的評價是:良渚古城遺址展現了一個存在于中國新石器時代晚期以稻作農業為經濟支撐、並存在社會分化和統一信仰體繫的早期區域性國家形态,印證了長江流域對中國文明起源的傑出貢獻。遺址真實地展現了新石器時代長江下遊稻作文明的發展程度,揭示了良渚古城遺址作為新石器時代早期區域城市文明的全景。

    良渚古城座落在北緯30°上。在同一或相近緯度上,有長江上遊的三星堆(北緯31°,三星堆文明)、印度河流域的哈拉帕古城(北緯30°,哈拉帕文明)、兩河流域的巴比倫古城(北緯32°,蘇美爾文明)和尼羅河流域的胡夫金字塔(北緯29°,古埃及文明)。

    北緯30°是神奇的緯度,被稱為地球的臍帶。

    北緯30°見證了人類文明起源的多元性與共生性。

    新石器時代漫漫長夜,滿天星鬥閃爍。

    良渚是中華文明第一縷曙光,是實證中華五千年文明史的聖地。

    攝于2016年6月

    2020年11月

    撰文、制作于2021年12月

    圖片如有侵權,告知即撤

    蔡穗聲 廣東省房地産行業協會名譽會長 觀點地産新媒體專欄作者

    撰文:蔡穗聲    

    審校:勞蓉蓉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